你的位置:主页 > 女人 >

“飞地”恩仇录:俄罗斯,最大的飞地制造商

2020-03-31 | 人围观

  原标题:“飞地”恩仇录:俄罗斯,最大的飞地制造商

  文/西门吹雪

  俗话说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庙都跑不了,土地还会飞不成?莫非刮沙尘暴!嘿,有一种土地飞起来可比沙尘暴厉害多了。比如克里米亚半岛,在前苏联时代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飞地(与俄罗斯陆地不接壤),1954年,为纪念乌俄合并三百周年,大当家赫鲁晓夫一喝高,将克里米亚从俄罗斯的一个州划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。理由是“鉴于克里米亚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经济上有共同性、地域接近、经济和文化关系密切。”这才过了一个甲子(60年),普大大翻脸不认账了,先是军事入侵,后又“全民公决”,重新把克里米亚要了回来,克兰米亚再次成为了俄罗斯的飞地。对此,普大大振振有词:“克里米亚过去以及现在都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部分。“

  

  飞地确是一块充满变数的土地。学术解释是“在某个地理区划境内有一块隶属于他地的区域”。我的解释是,你的馅被别人包了饺子,或者说你从别人碗里抢了一筷子菜。飞地的形成绝非偶然,有些是政治或行政力量使然,有些是军事冲突导致,也有些是经济发展的需要,甚至夹杂着民族和宗教因素。总之,没有谁会大方地将自己的老婆孩子拱手相让,也没有谁愿意在卧榻之侧容他人鼾睡,国际关系跟邻里关系一样,恩仇交织。

  全世界的飞地很多,有国与国之间的,有省与省之间的,甚至村与村之间的,捡重要的说一下吧。

  以克里米亚为例,俄罗斯黑海舰队总部就位于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市,是俄罗斯控制黑海、突入地中海、大西洋的一处战略要地。乌克兰新政府试图脱俄入欧,俄罗斯自然芒刺在背,况且俄罗斯族人占克里米亚居民的绝对多数(58%),有着叛乌入俄的群众基础,此时不反,更待何时。

  

  事实上,克里米亚的历史影响不亚于现实意义,因为它至少间接造就了三大块飞地:美国的阿拉斯加州、冷战时代的西柏林、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州。

  阿拉斯加——北极熊的赔本买卖

  1867年,美国以720万美元的价格从沙俄手里买下了面积约152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岛,折合单价每平方公里4.7美元,这个价格创下了世界土地交易史上的最低,记录至今未破。

  

  阿拉斯加本是沙俄在北美大陆的一块飞地,毗邻英属加拿大,与俄国本土隔海相望。作为向来吃土不掉渣的“葛朗台”,沙俄为啥愿意和有钱任性的美国商人做这样的“赔本买卖”呢?说来话长,终究是因为克里米亚这个烫手山芋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Top